十人十问-北电10级10人对话展(1/65
2014-06-09
11183
0
26
1024-1
1024-1 展览前言 李子逍 1 2 3 5 4 谭佩里 遗忘地1 遗忘地2 遗忘地3 遗忘地4 遗忘地5 遗忘地6 李清源 1 2 3 4 5 6 梁贝宁 1 2 3 4 5 王丹穗 1 2 3 4 5 陈特丽 贪婪-刘瑾 色欲-潘金莲 懒惰-娄阿鼠 骄傲-二郎神 嫉妒-曹丕 愤怒-董卓 暴食-猪八戒 冷含章 1 2 3 4 5 6 李梦婷 1 2 3 4 5 海涛 1副本 5副本 4 2 陈威 1 2 3 4
展览访谈
十人十问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10级10人对话展——展览访谈
 
 
 
一、回想四年前,你为什么选择报考摄影专业?

李子逍:
其实说起来,四年前能够选择学习摄影专业也是一种缘分;从一开始,我所了解的领域大多趋向于现代艺术与影视方向,而自身也比较崇尚于影视方面。但最终,也是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就来到了摄影领域,以一个基本一无所知的身份跨入了这个说道颇多的艺术领域。

谭佩里:
我最早接触摄影还是初中的时候,那时我对于摄影的理解还很浅薄,大概认为是一种可以记录成长的工具。后来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也越发的理解摄影作为工具或是艺术创作的可能性。逐渐拍的也多了,兴趣也越来越浓厚,很希望对技术和观察力都做一个系统的培养,就报考了摄影专业。

李清源:
对摄影感兴趣,在机缘巧合之下报考了摄影专业。
 
梁贝宁:多少有受家里人的影响,然后很喜欢摄影这种表达方式。
 
王丹穗:当时觉得可以通过摄影不断地触碰陌生的世界,挑战自己。
 
陈特丽:虽然接触摄影很早,但专业的学习拍照原本并不在我原本的计划中,我一直以为我会是一个医生,或者建筑师,然后在高二的时候,有人对我说,拍的不错,干脆学学摄影好了~这个专业听起来很厉害,所以我就来了。
 
冷含章:因为兴趣,和很多同学一样都是从高中开始接触和喜爱摄影。
 
李梦婷:一切通过视觉来表达的东西都让我很感兴趣。画画可以表达,而摄影是一种更快的表达方式。
 
彭海涛:想画画又觉得太慢,就选摄影了。
 
陈威:高三遇到一个摄影师,发现自己喜欢这行,感觉找到了人生目标,于是后来报考了这个专业。
 
二、通过这四年的学习,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李子逍:
最大的收获还是使我了解到了一种以前所不了解艺术实现方式,而且它的特征性相当明显。
 
谭佩里:在这四年的学习里,由于全身心的投入摄影这种学科的专业,使我的摄影从技术到学术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对摄影的理解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理论方面的一些相关课程,更是引起了我对影像作为艺术这一观念的研究,这对我今后的创作思路也有了很大的帮助和改变。
 
李清源:我获得了一些知识、技能,更重要的是遇到了我的老师和同学们。
 
梁贝宁:思想上变成熟了很多。
 
王丹穗:打开了我对摄影的理解,有自己的价值观,现在我认为摄影是一种文化,无法独立于社会和时代而存在,任何摄影作品都在这个时代有着自己的座标,但能够对时代产生影响的作品却少之又少。

陈特丽:
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很多很优秀的老师和同学,对我的人生观影响非常大。
 
冷含章:大概是学会了使用影像语言来表达和寻找自己。
 
李梦婷:明白摄影不仅仅是按快门瞬间的事情。你所经历着的所有经历都跟按快门那瞬间有关联。
 
彭海涛:知道自己不想做什么,不想要什么。
 
陈威:这四年认识的朋友们,他们是我最大的收获。

三、作为学习摄影专业并且即将走向社会的毕业生,你认为摄影于你意味着什么,你与社会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李子逍:
摄影是我所能认知并且表达的一种有效方式;社会予我的我不会拒绝,同时在某些层面上,我希望能做出自我的有效反馈。
 
谭佩里:我认为摄影是我表达自我最好的工具。他并不复杂,而且直观,有效,更善于揭示。我觉得我是这个社会中微弱渺小的一份子,我过着我的生活,有我的生活轨迹,我尽可能的借用摄影的特质来体现出我在这个社会中的一些痕迹。
 
李清源:摄影可能由喜欢做的事情变成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或者说是一种工作。走入社会,发展的空间变得更大,这是一个更大的舞台。
 
梁贝宁:摄影是我表达自己想法的工具。以后不一定会成为职业摄影师,但是至少我还是希望能继续拍摄自己想拍的东西。
 
王丹穗:摄影于我是一种工具。我认为人无法真正脱离社会而存在,就像鱼与水的关系吧,但因为鱼总在水里就会忘记水的存在,可现在水太浑,让我们不得不去正视水的存在。
 
陈特丽:对我来说,摄影首先是吃饭的家伙,然后才是我的艺术创作。我通过摄影收集世界,将新鲜的事物赋予我的理解表达出来。
 
冷含章:摄影于我意味着一种谋生手段,也是一种更加客观地审视世界、社会、自我的方式。
即将毕业的我,此时对于社会的感觉就好像住在同一层楼,互相会打照面的同学,我对人家很有兴趣,但是又不太熟的感觉。
我处在社会中的一个小阶层,小范围。我需要去了解它,认识它。但我并不愿意用一种激烈的方式,去反对或者谩骂,因为社会进步是需要过程的。
 
李梦婷:商业摄影最重要的是商业行为,有金钱的交易。而摄影对我不是谋生的技能,是我占有世界的一种方式。苏珊桑塔格也说过,拍摄就是占有被拍摄的东西。它意味着把你自己置于与世界的某种关系中,这是一种让人觉得像知识,因而也像权力的关系。 
 
彭海涛:摄影对于我而言是一种观察生活的角度,有美学和批判的成分,我与社会并无太大关系,我在观察社会,而不想进入这个体制之中。
 
陈威:于我意味着所思所想与情绪宣泄与释放的途径,以及谋生的手段。暂时还不知道社会与我的关系。
 
四、在这四年你最希望收获但留下遗憾的是什么?

李子逍:时间还早,如果动作及时,了解还都来得及;时间太快,了解远远不够,仅仅知道等于零。
 
谭佩里: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希望的收获,只是觉得自己能做的更好,目前不够努力罢了。不过遗憾还是很多的,许多想在大学过程完成的拍摄项目都没有做好,觉得自己的经验不够,还很浅薄。
 
李清源:这必须是爱情,此处略过一万字。
 
梁贝宁:没有学习如何使用大画幅,没有拍摄更多的胶片。

王丹穗:书买了不少,但真正读完的不多..
 
陈特丽:没有在大二跟着同学们一起去美国交流。还有大一的挂科......
 
冷含章:还没有找到方向,或者说出口吧。      
 
李梦婷:书读得少了点。

彭海涛:这个问题不太好,我不属于那种会感到遗憾的人。
 
陈威:没有读足够多的书。
 
五、你是否有自己一直关注的主题或者问题,打算通过影像去呈现吗?

李子逍:作为时刻生活在纷杂环境中的一员,周遭的一切都影响着我,随时都有不同形式的问题困扰着我,客观的也好主观的也好,但不管哪种总有它应有的抒发途径,影响当然是其中一种直接而有效的途径。
 
谭佩里:我之前一直在关注城市化发展的问题,虽然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不同人的视角下,一定会有不一样的东西体现出来。所以我之前一直在用影像来表达我对这方面的态度。
 
李清源:当然有,我一直在关注城市和城市中的人,尽量会以影像为载体有所呈现。
 
梁贝宁:有,我比较关注人的内心,之前的作业就有拍过相关题材,其实这次的毕业创作也是跟这个有关的,以后也会继续关注。
 
王丹穗:我会偏向选择和自己生活相关的主题,影像可能只是最后呈现的其中一种方式。
 
陈特丽:我近期比较想拍摄的是父母和弟弟的生活,每一年,我回到家,都感觉父母有了一些变化,再加上这一年连续两位长辈的离世,让我更加觉得应该珍惜与亲人相处的时间。摄影是我最擅长的记录工具,我想以此保留些相关的记忆。
 
冷含章:我出生在东北,家中许多亲戚十几年前都在鞍钢或其他重工业大国企工作,经济转型时期,很多老工人被迫下岗。我希望能拍摄这些下岗职工,经过了十几年,他们的生活应该也会有很大的变化。还有就是继续这组“自我审视”。我一直找不到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我希望通过继续创作这组作品来更好地了解自己。
 
李梦婷:那些通过摄影跨越心理障碍的题材,是我感兴趣的。比如日本的冈田敦拍过的《cord》,讲日本的自残群体。美国的Jen Davis是一个肥胖症女孩,她自拍了十年,最后慢慢走出肥胖的阴影用摄影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这类题材能够最直观的冲击一部分需要看到这些作品的人群。
 
彭海涛:有,有很多主题,从美术史到哲学到物理学,但影像只是众多艺术表现手段的一种,我会尝试更多的媒介,从架上绘画、装置到行为艺术。
 
陈威:关注人的本性,但并未找到好的切入点或者契机。

六、一直以来就有很多声音反应高校毕业生的作品不接地气、跟当下社会、生活无关,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你又怎么看待自己的作品?

李子逍:
如果说这一现象放在摄影领域,我觉得不失为一种好的现象,当然如果不建立在一定的知识体系下这些也充其量只能算是自说自话,摄影有他的发展轨迹、语言体系,在对其有一定理解后,最起码是语言方式有所了解后,进行大胆的、不失语言有效性的突破性表达也未尝不可。对于我自己的作品我还是渴望不去让它们具有明显的局限性与艺术形式上的区分性,只要求有效地表达就好。
 
谭佩里:我觉得年轻人是充满想法的,有很强的创造力。我并不赞同作品要“接地气”、“跟当下社会有关”这种观点,这仿佛是一种禁锢的圈套,很大程度局限了摄影创作的全方面发展。我相信,这种说法的产生,也和影像作品的观众层有关,在我看来,和“摄影的体制”有很大关系。以目前的观点来看,摄影一定是要“弘扬”或是“披露”什么么?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创作更像是原地踏步,甚至是“抄袭”。
对于我自己的作品,在目前这个阶段,我受到了很多社会现象的影响,如果说接地气,那我的作品还是比较接地气的。不过我更希望能体验或是经历一些“不接地气”的生活,这也许能让我创作变得更丰富。我也在试着用摄影表达一些个人的东西。
 
李清源:实际上,一组作品并不一定非要有宏大叙事,那么,表达自我,甚至是自娱自乐的作品也是可以被接受的,当影像以作品的形式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们更多的应该以体会和探索的眼光看待,而不是一味去批评、职责、指手画脚,毕竟这是一件已经拿出来的作品而非半成品,或许你不太喜欢,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谦虚谨慎地看待作品、作者和身边的人,我觉得相对于作品本身来说更加重要。
 
梁贝宁: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我觉得自己的作品是跟社会生活有关的,但可能还是存在晦涩的问题,这也是我自己需要探讨的。
 
王丹穗:我觉得不同时代的人有着不同的成长背景和成长轨迹,但好的作品应该是与生活相关,具备问题意识,并且能够体现摄影师的独立思考。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大多都缺少介入的勇气和能力。
 
陈特丽:我自己的就很不接地气。。。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啊,不是所有人学习摄影就是为了“接地气”吧。摄影的门类体系这么多,难道什么都是为了“接地气”吗。。。整个摄影的大环境都没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让高校毕业生去做。摄影是很主观的东西,我们学生追求的是我们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观看的人可以批判我们的技术不行,画面不够艺术,但是拍摄目的这种事情就不是别人应该干扰介入的吧。
 
冷含章:校园的生活本身就跟社会有一定脱轨,关于生活,我想大家都只是在拍摄自己的生活,每个人对生活的理解有所不同。
我自己的作品还有太多不足,太粗糙。只希望这可以是一个开始。
 
 李梦婷:不接地气是因为书读得还不够多的时候,身边的人就告诉你,你站在一个不一样的平台你应该做更多高大上的事情。而知识的断层造就了很多不接地气的作品。我一直努力避免自己的作品矫揉造作。
 
彭海涛:这不是一个现象,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一个毕业生的创作应该接地气,所谓接地气也只是一个有效期内的噱头,对于个人艺术创作而言,它不需要为任何其他人或者社会负责,那种认为创作需要让所有人能够欣赏的观点十分愚蠢。
 
陈威:.他人的自有他人的看法,不必过分在意,当自身有足够多的阅历与思考,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并且我认为大学生本就不切实际也不接地气。每个摄影师的作品都不必追求让每个人都喜欢,我的也一样。
 
七、通过本科四年的学习,你认为自己是“专业”摄影师了吗,或者说你认为摄影专业的本科生与摄影爱好者的区别在哪里?

李子逍:就摄影来说“专业”这个词有很多不同的理解方法,到底做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才能算得上“专业”摄影师,我认为是一个很难裁定的问题,是技术层面达到一定水准还是认知层面?其实往往这些都重要又不那么重要,如果非要区分摄影爱好者与专业者的区别,我觉得还是应该看其作品达到了何种效果,有否对摄影本体起到促进作用。
 
谭佩里:我越发觉得摄影没有所谓的专业和业余,或者这种隔膜越来越小。从当代影像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摄影只是一种表达艺术家的内心的工具,此时的摄影或许并不需要什么过多的技巧,甚至影像是粗糙的,但却是很好的艺术品。而通常意义上的“专业摄影”,或许是指那些新闻、体育、商业等等方面的摄影师。他们有细腻和扎实的专业技术。若是从这方面来看,我个人绝非专业,并且差别的很远,因为实践还太少,我也希望我在技术和创作上都有提升,或许之后能称得上“专业”。
我觉得摄影专业的学生和爱好者的区别,或许区别在于对摄影全局的把控,专业学生有更系统的知识,在拍摄、处理、理论、历史等领域的知识更全面。不过现在据我的了解,很多拍的很好的人,他们并没有系统的学过摄影。有些或是学习美术、设计、甚至是理工的人,他们只是把摄影作为兴趣,但做的东西却很棒。随着摄影的普及,门槛低了,区别就会越来越小,我们也必须更努力才行。
 
李清源:我认为摄影师专业与否在于许多方面,除了能够完成既定的摄影项目外,更多的是整个拍摄过程中达到专业摄影师的标准,特别体现在摄影师的服务意识、沟通和组织能力。我在努力向专业摄影师的队伍靠拢,当然我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摄影专业的本科生对于影像品质有更高的追求,并且摄影专业的学生对技术、画面完成度和影像品质上更加注重,当然更重要的是学习摄影的学生十分注重影像表达。
梁贝宁:我觉得我还不是“专业”摄影师。其实很难判定到底什么是专业的什么是不专业的,或者说爱好者。如果非要给一个界定,我觉得专业摄影师拍摄的东西是深层的,是值得观看者反复品味的。
 
王丹穗:区别在于自我感觉的不同。我认为只有经过长时间实践的检验,才有可能称为专业摄影师。
 
陈特丽:看到前半个问题,我本想回答是的,但是看到后半段,瞬间又觉得不敢确定了= = 我这四年的学习确实大体掌握了学校提供的,成为摄影师的课程。但是与某些摄影爱好者相比较,估计我懂得技术没有人家深,可能我掌握的理论对他们来说幼稚又肤浅。众所周知,有些摄影爱好者是很强大的存在啊~。专业摄影师可能就是为了生存啥都要拍,爱好者就是想怎么拍怎么拍吧~。不过,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就不认为他是个摄影师,人家自称是专业电影导演。
 
冷含章:我或许可以说是即将成为一个“专业摄影师”,但我认为自己距离真正的“专业”还差很远,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无论从技术上还是意识上,大学四年能教给我们的东西十分有限,还要在今后漫长的日子中不断完善自己。比起一般意义上的爱好者、发烧友,我们会更追求和注重画面本身以外的东西,并以影像作为思考和表达的方式。

彭海涛:
通常而言大部分经过本科摄影学习的学生和摄影爱好者没有多大区别,我也不认为自己是专业的摄影师。

陈威:
不认为,无法一概而论,科班出生也参差不齐,爱好者也有高手。

八、你认为摄影是艺术吗?

李子逍:摄影完全可以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存在。

谭佩里:在目前这个艺术语境下,摄影在艺术范畴里的贡献太多了,在此不一一列举。
人们利用摄影的审美手段和一些造型技巧,去产生对精神、对心灵有影响的体验,这就是艺术的本质。摄影可以的做到,而且做得很好,所以摄影是艺术。
 
李清源:摄影是不是艺术,我不太好说,因为我学识尚浅。在这个问题上有争议,有些人说是,有些人说不是,有些书上说摄影作品有艺术性,这个观点我比较认同。我知道我能够借助摄影表达我个人的观点,而且我尽量让我的影像充满力量与美感。

梁贝宁:摄影当然是一种艺术。

王丹穗:它是不是艺术一点也不重要。我认为摄影是一种工具和表达的媒介,重要的是你通过说了什么,说到什么程度,说的怎么样。
 
陈特丽:这个取决于摄影师了,摄影可以被当成工具,作为记录手段,也可以是一种艺术表达方式。
 
冷含章:我认为可以用来表达个人意识的手段都可以称为艺术。

彭海涛:有的摄影是艺术,有的则不是,这个问题没法回答。

陈威:是。毋庸置疑。
 
九、你能否评价一下自己本次展览的作品?

李子逍:
想要在自我艺术表达层面有所突破的一次带有些许跨界意味的小尝试。
 
谭佩里:我这次展览的作品主要关注了一些城市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我并没有利用过多的视觉语言,而是选取了不同的场景和元素来构成一些形式感强烈的画面,直白的表达一种对社会环境的看法。
我在创作之前也受到了很多作品的影响,相比之下,觉得我的作品有很大的局限,点太散,太细碎。这些是不足,我希望我自己能走的更远,看得更多,拍的更多,也能丰富自己的经历,从而做出更好的摄影作品。
 
李清源:本次展览的作品是一组蓝晒照片,是一段时间对于蓝晒照片研究的总结。在制作过程中,有一种原料变质了,虽然损失了许多细节,但感觉还是出来了。
 
梁贝宁:实话是这次展览的作品做得比较仓促,还有很多不足,作品也还需要完善,但至少这些是我想拍摄的。希望日后自己能将这一组拍得更完善。
 
王丹穗:只是引子,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需要再深入探索。
 
陈特丽:这个,没什么好评价的吧,我自己很喜欢。不仅仅是呈现出来的照片,还有这组作品拍摄时的那一段经历,对我来说是很开心很宝贵的一段回忆。这个可以说不是我一个人的创作。
 
冷含章:算是一次尝试吧。

彭海涛:不能。我个人不倾向用文字来表达视觉的东西。



陈威:不够完善,尚且粗浅。

十、你毕业以后会从事和影像相关的工作吗?
 

李子逍:随着现在各种形式的跨界性特征越来越明显,环境越来越复杂,我不会放弃任何一种可以进步的表现形式,如果可能,我希望去了解并精通、贯通所能接触到的任何一种表现形式。
 
谭佩里:我想我毕业后会从事相关工作的,养活自己是关键。其实以当前的状态来看,摄影人的工作方式更像是技术操作,机械化程度很高。这其实并不是我预期的状态,如果我能通过摄影的途径来表达一些对自己、对历史、对人类有意义的东西,这将是我最终的目的。
 
李清源:会的,学这个当然首先会选择做这个。
 
梁贝宁:会。
 
王丹穗:会。影像的范畴很大,可探索的空间的也很大。
 
陈特丽:我不敢肯定的回答,但是我只知道摄影不会离开我的生活。
 
冷含章:一定会的。
 
李梦婷:会的。
 
彭海涛:不会,我会继续做影像,但不会选择做一份工作。
 
陈威:会。我认为这是我唯一愿意以此谋生的工作。
 
 

 


 展览编辑|王丹穗
评论
发表评论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