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陈亮个展(1/52
2014-03-24
6146
0
30
展览封面
展览封面 展览前言 摄影师阐述 摄影师简介 1,2013年7月,无锡。 2,2013年9月,苏州。 3,2013年3月,无锡。 4,2013年6月,常州。 5,2013年3月,无锡。 6,2013年9月,常州。 7,2013年9月,苏州。 8,2013年6月,苏州。 9,2013年9月,无锡。 10,2013年6月,湖州。 11,2013年6月,宜兴。 12,2013年9月,苏州。 13,2013年8月,无锡灵山。 14,2013年6月,苏州。 15,2013年8月,苏州。 16,2013年7月,无锡。 17,2013年1月,无锡。 18,2013年6月,苏州。 19.2013年6月,苏州。jpg 20.2013年9月,无锡。jpg 21.2013年5月,无锡。jpg 22.2013年6月,苏州。jpg 23.2013年8月,苏州。jpg 24.2013年3月,苏州。jpg 25.2013年8月,无锡。jpg 26.2013年9月,无锡。jpg 27.2013年8月,无锡。jpg 28.2013年7月,常州。jpg 29.2013年8月,无锡。jpg 30.2013年6月,湖州。jpg 31.2013年3月,无锡。jpg 32.2013年5月,无锡 33.2013年8月,苏州。jpg 34.2013年6月,苏州。jpg 35.2013年8月,苏州。jpg 36.2013年6月,苏州。jpg 37.2013年8月,无锡。jpg 38.2013年9月,无锡。JPG 39.2013年9月,无锡。jpg 40.2013年7月,苏州。jpg 41.2013年1月,无锡。jpg 42.2013年6月,湖州。jpg 43.2013年6月,苏州。jpg 44.2013年7月,无锡 45.2013年7月,无锡。jpg 46.2013年9月,苏州。jpg 47.2013年7月,苏州。jpg 48.2013年7月,无锡。jpg
展览访谈
 凝视

 
摄影师陈亮访谈
采    访|王丹穗
 



 
l   你的故乡在哪里,是什么让你来到了江南,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六年?
陈:我家在广东湛江东海岛. 我非常喜欢江南.一次偶然的机会报社招聘我就来了江南.但我不怎么喜欢城市,六年来虽然在城市里工作,但我一直住在古运河边的弄堂里,那里很安静,百姓也很质朴.

 
l   你是在什么样的状态和现实中选择拍摄太湖的?
 
陈:那时(2012年夏)感觉工作很不顺,各方面的压力很大 ,很迷茫,很压抑, 就经常逃离城市到湖边散心,偶尔遇到触动内心就拍几张, 感觉通过对太湖的观看能够表达我内心的东西,让我内心得到一些平静,就开始拍摄太湖.

 
l   为什么选择用胶片相机去拍摄你的专题?
陈:就是想让自己慢下来,而且觉得这款相机适合拍摄这个题材,可能严谨一点吧,还有就是我从来没用过胶卷相机。以前我也用数码相机拍了不少有关太湖的照片,但总是感觉不对,这不仅仅是画幅问题,也许是数码拍的太快,即拍即看,也不用担心储存空间,一切似乎来得太快了。没有时间让我很平静地思考,最重要的是无法与拍摄对象真诚交流。这种交流我指的是内心的对话.

 
l   用胶片拍摄的影像往往会带有独特的色调,例如偏色或饱和度较低,你怎么看待这种成像效果,这种由胶片带来的距离感,是否会影响你的表达,产生矛盾?
 
 
陈:其实我并不太关注这些,我只是觉得这种方式更适合我的表达,更能让我对观看的事物产生感觉.我认为感觉很重要,没感觉,就无法触动你内心深处.拍出来的影像也比较僵硬.色调那是后期的事,这方面我真的不在行,我只是在原片的基础上尽量还原真实.
 
 
l   你之前也拍摄过《变形记》《追梦人》,这两组专题反映的都是城市生活中的荒诞与辛酸,它们与《太湖》之间有什么潜在的关联性吗?
陈:从《追梦人》到《变形记》再到《太湖》,其实我是在拍我自己的心路历程.从刚到城市怀揣梦想,到质疑城市后迷茫,再到逃离城市面朝太湖,寻找自我. 这些都是我在漂泊过程中不同时期切身的体会与感悟而形成的影像.

《变形记》

《追梦人》
 
 
l   你做了6年的摄影记者,但在《太湖》这组片子中却没有任何新闻摄影的痕迹,你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表达方式?
 
陈:新闻摄影掺杂着太多东西了.拍摄太湖基本是我辞职后,因为我决定要遵循自己的内心真诚去生活,去拍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那样的时光很短暂,我也真诚去体验过了,面向大自然呼吸着自己自由的空气。

 
l   在拍摄中是什么促使你选择按下快门?有没有遇见特别触动你的人或事?
陈:只有当眼前的景象真正触动我内心时才会按快门.有时候睡在湖边呆床上听歌发呆,一下午也没按一次快门.有好几次看见别人在湖中游泳,一时兴起,也下去游泳了,其实这样也挺开心,挺满足的,我本来就是来湖边散心的嘛. 拍摄并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其实很丰富多彩.有一次在湖边看见一个年轻女孩站在湖中(见图41)发呆时不时在大声吼:”某某我已不再爱你了”之类的话,真把我震住了.那地方一般男孩子都不敢走过去的,这大冬天的气温零度左右呢,真怕那女孩一时想不开.我就走过去一直站在她后面不远的地方,心想这大冬天的,要真跳下去,我也得跳下去呀.我南方人最怕冷了.结果不久女孩往岸边走,我们在过桥中间相遇,她笑眯问我:“你怕我跳下去呀“!她说,放心吧,我不会的,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不值得.到了岸上我安慰了她几句, 分别时她还主动告诉我她叫陈艳,随后我又继续漫步在湖边.

41.2013年1月,无锡。

l   在做记者的过程中,你收获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又为什么选择辞职?
陈:当记者让我更清楚地认识了社会,认识人,同时改变了我的理想和对社会、对人生的看法. 辞职是因为当时的一切并不是我想要的.

l   辞职之后呢,你找到了你想要的生活吗? 
陈:暂时没有,不过我对生活的态度发生了很大改变,虽然我对社会一直是很悲观的,但我依然非常热爱生活,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曾经把摄影当成我生活的全部.现在我的看法是,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摄影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l   因为工作的原因,你每天总是需要面对城市鲜活残酷的现实,你为了逃离才选择去太湖寻找寄托,可你所面对的太湖却早已是蓝藻在湖水中肆虐,周边遍地新建别墅豪宅和公园的太湖,于是你又一次的选择面对这样的现实,并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摄影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而拍。是么?
陈:不是的。摄影在我生命中一直很重要,但它不是唯一。还有很多东西比它还要重要,比如自由、平等、尊严、亲情、爱情、真相等等,当然还有很多。我想说的是,对人生的理解,对生活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到我对摄影的理解和态度。所以当我以摄影的方式坦诚面对太湖,面对生活,生活又赋于我另一种非凡的意义.

 l   谢谢。
评论
发表评论
0/1000
发表